新闻中心

李小加直言上市适应性问题 矿机厂商上市路蒙阴影
发布时间:2020-02-10 12:47:49来源:连飞电竞-连飞电竞官网-连飞电竞app点击:34

  每日经济新闻

  近几年来,比特币一片火热。伴随着比特币币价的一飞冲天,也带火了“卖铲子”的矿机厂商。

  2018年5月、6月、9月,垄断全球90%以上算力的世界三大矿机厂商嘉楠耘智、亿邦国际、比特大陆,先后在港交所提交了了招股书。亮眼的营收业绩、大好的区块链形势、充满想象力的人工智能空间,似乎前景一片光明。

  但行业变化的速度显然超出了想象,币圈的寒冬再次迎来冰冷的消息。

  1月23日,在世界经济论坛2019年年会上,在被问及比特大陆等三家矿机商香港IPO被拒之门外的问题时,港交所主席李小加表示三家加密货币矿机制造商均无法满足“上市适应性”。

  李小加说:“对于IPO,港交所的核心原则是上市适应性(suitability)。拟上市公司给投资者介绍出来的业务模式是否适合上市?比如说过去通过A业务赚了几十亿美金,但突然说将来要做B业务,但还没有任何业绩。或者说B的业务模式更好,那我就觉得当初你拿来上市的A业务模式就没有持续性了。还有就是监管之前不管,后来监管开始管了,那你还能做这个业务,还能赚这个钱吗?”

  至此,三大矿机厂商的上市路再蒙阴影。

  三大矿机巨头港交所上市:两个失效、一个还在等待

  2018年5月15日,三大矿机厂商中的嘉楠耘智最先在港交所提交招股书。

  嘉楠耘智创建于2013年,主要生产“阿瓦隆”品牌矿机。招股书显示,嘉楠耘智近些年业务增长强劲。营收从2015年的4770万元增长至2017年的13.08亿元,两年暴增27倍;净利润也由2015年的150万元上涨至2017年的3.6亿元,两年暴增240倍。招股书还披露,按2017年比特币挖矿系统产品的出货量以及占总计算力份额计,嘉楠耘智全球排名第二,算力占19.5%。

  纵然有着亮眼的业绩,嘉楠耘智招股书最终还是在提交了6个月后的11月 15日失效。阿瓦隆销售总监陈锋对此曾表示:“主要还是整个挖矿行业尚未得到认可。”

  公开信息显示,这已经是嘉楠耘智第三次登陆资本市场失败,前两次的目的地分别是A股和新三板。当然,嘉楠耘智香港IPO申请到期并不意味着彻底失败,嘉楠耘智还可以再次提出申请。但如今,有媒体称嘉楠耘智在考虑美国上市事宜。这必将又是一个漫长的旅程。

  2018年6月24日,亿邦国际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亿邦国际一开始从事通信网络接入设备生产开发,2014年开始BPU(矿机)研发,在2015年以“浙江亿邦”登陆新三板,2018年3月23日从新三板除牌并进行筹备重组。公司主要矿机销售品牌为“翼比特”。

  同样是IPO申请失效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此前已做报道,在已明确提示资料失效的情况下,2018年12月20日,亿邦国际再次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。

  招股书显示,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上半年,亿邦国际公司营收分别为1.2亿元、9.787亿元、21.39亿元,收入暴增18倍。与之对应,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上半年,亿邦国际的利润分别为0.11亿元、3.85亿元、9.32亿元,利润暴增85倍。业绩分外亮眼。艾瑞咨询数据显示,2017年亿邦国际的市场份额按销售收益计占比为9.2%,按已售算力计占比为10.9%。
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发现,2018年12月20日亿邦国际最新提交的招股说明书,并未透露公司第三季度的财务情况。仅在重大不利变动中说明“我们自2018年第三季度录得平均每月新合约价值大幅下降,且与截至2018年6月30日前三个月相比,截止2018年9月30日前三个月的收益及毛利大幅下跌。”

  2018年9月26日,矿机“巨无霸”比特大陆在港交所提交招股说明书。

  比特大陆创建于2013年,主要销售矿机品牌为“蚂蚁矿机”。招股书显示,2015—2017年比特大陆的营收和净利润呈现爆炸式增长,收入从1.37亿美元增长到25.18亿美元,净利润则从4860.3万美元增长到7.01亿美元,而2018年仅上半年的营收和净利润便达到28.45亿美元和7.43亿美元。招股书也显示,以2017年收入计算,比特大陆为全球第一大基于ASIC的加密货币矿机公司,其市场份额为74.5%。

  对比小米,2018年5月3日,小米向香港交易所提交招股书。招股书显示,小米2017年全年收入1146亿元,经营利润122.16亿元(约18亿美元),比特大陆2018年上半年利润就达7.43亿美元。但小米5月提交招股书,7月18日就正式在港股上市了,保守估值达540亿美元。

  截至目前,比特大陆的招股书还挂在港交所网站,还有两个月的有效期,是目前唯一一家未明确被否或失效过的公司。

  压在矿机厂商头顶的三座大山

  靓丽的业绩、动听的故事,仅仅经过不足一年,一切都发生了巨变。随着币圈寒冬的降临,低迷的行情、激烈的竞争、不断趋严的监管,正像三座大山,压在各个矿机厂商的头顶。

  首先是低迷的行情。非小号行情数据显示,2017年12月16日,比特币整体市值创历史最高纪录,达3265亿美元;但一年来,比特币跌跌不休,市值从未再返回过这个高点。2018年12月15日18时15分,比特币单价3194美元,创一年来最低。整体市值566亿美元,与2017年12月16日最高点比,暴跌82.7%,蒸发2699亿美元。

  比特币是矿机的基础,比特币价格暴跌,受伤的还有买矿机的各路挖矿者,最终导致的是矿机销量和利润的锐减。

  从当初的一飞冲天,到一年来跌跌不休,许多分析师认为,比特币的这种恶性循环是由于“缺乏基本价值”。没有了基本价值做支撑的矿机厂商,巨额的利润肯定难以继续。

  其次是激烈的行业竞争。关于矿机之间的竞争,鱼池F2pool创始人兼Cobo钱包联合创始人毛世行在2018年11月就曾表示,“目前矿机之间的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,矿机之间的竞争夸张到什么程度呢?我今天拿到一台DCR的矿机,1万块多一台,2.4T。一个月以后,另一个矿机推出了6T,两个月以后,推出了一台45T,功耗是10倍左右的提升;导致大家激烈非常激烈,并且矿机芯片3到6个月换了两代。”实际上,当前除了蚂蚁、阿瓦隆、翼比特三大品牌矿机,市场上又出现了神马、芯动、思创优、雪豹、熊猫等品牌,后进入者不断涌现。迭代的加快、玩家的增多,势必让这个行业竞争更加激烈。

  本来,ASIC挖矿芯片是矿机厂商的专场,AMD和英伟达等传统芯片厂商只涉及GPU挖矿的币种。但现在的情况是,传统芯片厂商也开始染指ASIC挖矿芯片,比如三星在2018年初就开始生产挖矿硬件。

  关于未来的发展,比特大陆和嘉楠耘智均提出AI芯片战略。但毫无疑问,在AI芯片领域,比特大陆、嘉楠耘智都是后来者。谷歌、苹果、微软、Facebook、英特尔、高通、英伟达、AMD、阿里巴巴、华为等,这些对手各个都是实力雄厚,各行业巨头。

  最后是监管的压力。比特币从诞生之日起,就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,多次受到监管整肃。譬如2013年12月5日,中国人民银行、银监会等五部委发布了《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》。2017年9月4日,中国央行、网信办、工信部、证监会等七部委联合发布了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。

  矿业虽然并不受监管支持,也未受直接干预。但是自去年来,根据一些媒体报道,新疆等多地的矿场被相关部门要求停电整改,政府检查了矿场的税务、资金往来和客户信息,要求矿场进行实名制的登记,并要求当地矿场签署了保障书。

  在国际上,美国算对比特币最为宽容的国家之一。就在1月23日,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宣布,芝加哥期权交易所(CBOE)已经撤回了Vaneck和Solidx 公司的比特币ETF申请。自去年6月开始,多家区块链公司向SEC提出比特币ETF申请,但均遭到到SEC拒绝。Vaneck和Solidx公司的比特币ETF则幸免于难,未被直接拒绝,被业内广泛看好。至此,可谓是美国比特币ETF的全军覆灭。不管是国内还是国际,关于比特币的监管可以说是在不断加强。

  就在1月21日,比特大陆在官方英文博客中回顾了一年的业务,并在最后表示公司的业务已扩张到了必须抉择的时候:“我们在2018年底之前就决定合理化我们的业务了。我们的投资组合和业务线已经扩张到我们必须作出抉择的阶段,2019年就是进行选择的时候。我们开始优化业务,精简流程,重新专注最能反应我们愿景的核心业务和活动”。

  行业发展变化的速度实在太快,就算是巨无霸,也坦言自己到了“必须作出抉择的阶段”。再加上此前比特大陆裁员50%传言,虽然比特大陆回应“外界传闻不实,系比特大陆视业务发展情况,进行的年末正常人员调整”,可见随着币圈寒冬,矿机巨头光鲜的日子转瞬已逝。

  在1月23日的达沃斯论坛上,港交所主席李小加明确表示:“三家加密货币矿机制造商均无法满足上市适应性”,也算是对此前矿机厂商港交所招股书频频失效的回应。至此,矿机厂商的前景更加暗淡。